“大方”先生与“小气”老公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4 15:37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下班回到家,欧辰把车钥匙往鞋柜上狠狠一摔,发出一声巨响。

  

  阿娟从厨房探出头来,瞪了他一眼,“你发什么神经呢?”“我要换车,这次一定要换!”欧辰没好气地回她。

  

  家里那辆车,欧辰已经开了五六年了,当年买的时候不到七万块钱,那时他刚刚参加工作,开这车还挺满足的,现在他已经升职做了主管,这车停在其他同事的车旁边,开始显得有点丢颜面了。

  

  尤其是这天,欧辰正开着车在外面办事,临时接到客户的电话就直接赶过去了,那客户看到他车时的眼神让他感觉,自己真是丢人丢到家了。

  

  换车这事他已经跟阿娟提过好几次了,每次都被她用各种理由给否了。说什么车就是个代步工具,还说什么人家很多商业大佬都坐地铁呢,要不就是干脆给他算一笔帐,家里还欠着银行100多万的房贷呢,每次欧辰都败下阵来,可这次,他暗下决心,决不妥协。

  

  坐上饭桌的时候,欧辰还是气鼓鼓的,阿娟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情绪,还跟他商量着要给两家老人买份大病险。阿娟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这个问题,欧辰自然明白其中的暗示,他站起身来,摔门就走了。

  

  2

  

  结婚前,欧辰是有名的单身“贵“族。他追求生活的品质,什么东西都买最好的,对朋友,那更是没得说,身边的人都知道,无论什么时候,欧辰都是最大方的那个,这状态,一直持续到他结婚。

  

  回忆欧辰对自己的大方程度,阿娟就不那么生气了。毫不夸张地说,如果欧辰只有一百块钱,他也舍得给阿娟全花光,哪怕是自己饿着肚子。那时候,女孩们总是喜欢用男人舍不舍得为自己花钱,来衡量和比较另一半的爱,阿娟总是赢得毫无争议。

  

  结婚后,欧辰更是毫无保留地把工资卡交给了她,而她,也收敛起从前的小资情怀,小心翼翼地做起了一个当家人,他们贷了款,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,过上了有滋有味的小日子。可是,也正是从这一天起,他们之间那点微妙的差异,就暗暗结下了种子,天长日久,渐渐生根发芽,在他们两人之间,就生出了嫌隙。

  

  阿娟知道,欧辰一直嫌她过得太节俭,他觉得,两人的工资在这个二线城市算是不错的,完全可以过得更洒脱一些。可阿娟总觉得,房贷尚且没有还完,两家的老人身体又不太好,他们还想要孩子,这些,都需要提前预备着。况且,这每天一睁眼,柴米油盐,水电煤气,都是开销,这日子过起来,又有多少闲钱能用来挥霍呢?

  

  生活总是免不了一地鸡毛,这边换车的事还没解决,那边又出了别的事。那天中午,阿娟正吃着饭,接到欧辰的电话,让她赶紧转两万块,说有急事。阿娟没多问,立刻给他的支付宝上转了钱。

  

  晚上回家,阿娟一问,才知道,那钱是给了一个女人。

  

  那女人是欧辰的前女友,他们多年没有联系了,这次她突然出现,一个人带着孩子还失业了,生活得很困难。女人适时地拉过孩子,“小辰,快叫叔叔。”听着孩子叫“小辰”,欧辰的心里一动,看着孩子瘦弱得营养不良的样子,他一阵心酸,带着母子俩去吃了顿好的,又跟阿娟要了两万块转给了女人,让她别委屈了孩子。

  

  临走前,欧辰又给自己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,帮那女人安排了工作,他只提了两个要求:工作轻松,薪水丰厚。

  

  3

  

  阿娟知道欧辰一向对朋友大方,但这次帮的是前女友,她心里有些不舒服,“听说那孩子叫小辰是吧,你这一出手就是两万,对别人的孩子可真够大方的啊!”

  

  欧辰自己都没法解释,自己拿出这两万块钱时的微妙心理。虽然他跟前女友之间清清白白,但对孩子名字这个细节确实有点心虚,也莫名有点小得意。但他为了让阿娟安心,还得理直气壮地跟她吵,“那孩子跟我没任何关系!我倒是想给自己的孩子大方,您哪给我这机会啊,您这日子过得,恐怕是连孩子都舍不得生吧?”

  

  阿娟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,上次欧辰提议今年要孩子,她确实给他掰着指头算过一笔账,“这年头,生个孩子哪那么容易?从怀孕的那天起就要各种检查,住院到请月嫂,买奶粉,上早教班,哪一样都是笔不小的花费,这么大个事,不得策划着来吗?”现在,这话题居然成了他嘲笑自己的把柄。

  

  阿娟嘴笨,吵架时从来占不了上风,一个人坐在那儿生闷气。她想到,欧辰的朋友曾说过,他和这前女友个性很像,俩人比赛般地率性而为,曾花光所有积蓄,就为了买一盏造型很独特的古董灯。

  

  阿娟想,如果当年跟欧辰结婚的是他的前女友,他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些遗憾了吧。她没想到,自己耗尽心血维持这一场婚姻,居然如此脆弱不堪。她越想越气,拿出欧辰的工资卡扔给他,“这个家你还是自己当吧”,当晚,她就收拾了行李,离家出走了。

  

  阿娟住进了员工宿舍,欧辰去接过她,她没跟他回家,说两个人都冷静一下,考虑考虑,还适不适合一起生活。没想到坚持了几次之后,欧辰居然就真的没再出现了。

  

  后来,阿娟无意中碰到了欧辰的朋友,向他打听那前女友的情况。朋友告诉她,“那女人哪里是来工作的呀,先是不断旷工,后来又借口孩子生病住院,在公司预支了一大笔钱后,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”备受连累的朋友找人调查了一下,发现那女人嗜赌,老公也因此跟她离婚,她整天打着养孩子的幌子借钱,身边的朋友都被骗光了,这才想到了欧辰。欧辰得知这消息也懊悔得不行,赶紧向朋友打保证,那女人从公司骗的钱,由他来还,他现在的业余时间都忙着赚外块还账呢。

  

  得知真相的那一刻,阿娟竟然有点庆幸,欧辰遇到的,幸亏只是个骗子。

  

  4

  

  欧辰的妈妈过生日时,他是和阿娟一起过去的,两个人闹分居的事,家里根本不知道。阿娟拿出给婆婆买的礼物,老太太看着一向贴心的儿媳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

  在老人面前,欧辰和阿娟表现自如,亲热得像是从来没有闹过矛盾似的。欧辰因为内疚,想借着这个机会向阿娟表示歉意。

  

  这段时间,他经历了交房贷、水电费、网费、煤气费才知道,每个月家里的基础开销是多少钱,而且,阿娟为了维持他在朋友面前的体面,光每月的午餐费就给他留了两千。他这才醒悟,自己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总觉得很豪爽地把财政大权交了上去,却没有过上潇洒的日子。或许正是这份财政大权的重任,才压得阿娟如此小心翼翼地过日子,想当初,她也是个追求精致生活的时尚小女人呢。

  

  婚姻不只是幸福的保证,更是责任的开始。想想自己一个大男人,前些日子的所作所为,就像一个向家长撒泼耍赖要玩具的小孩子,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“大方”男人,实际上,作为“老公”,自己却是如此“小气”。

  

  欧辰和阿娟从父母家出来,他一边开着车,一边想着怎么开口,打探一下阿娟的心意,是想跟他回家,还是非要回单位宿舍。

  

 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,自己这些日子忙着接了些活,已经还清了朋友的钱,今天刚刚又发到手里五万块项目奖,他把卡拿出来,递给阿娟,看著她的反应,十足想要弥补过错的可怜样子。阿娟并没有伸手接,只是对他说,“再添些钱,换辆新车吧,这次换个大点的,等明年孩子出生了,一家人就坐不开了。”

  

  “得嘞。”欧辰顺势打了方向盘,朝着他们的小家欢快地驶去……

上一篇:没有人比你更重要

下一篇:没有了